山西煤老闆因煤而生,因煤而滅,邢利斌、張新明、賈廷亮等煤老闆的名字,為山西市場經濟發展之初刻上野蠻生長的烙印。土豪炫富、7000萬嫁女只是小節有虧,圍繞黑金的權商關係鏈,以賄賂等手段玩轉所有資源為我所用,當地利益群體鐵板一塊,抱緊某棵大樹共同發財,這才是癥結。
  官員與煤老闆前後銜接,互相呼應。張新明能量之大,能夠將法院辦成自己的私庭,股權出售後市場價格上升可以借助法院以貌似合法的手段強行要回。市場如此之黑,與山西煤炭經濟發跡之初的血腥有關。
  煤老闆就是在叢林社會的槍林彈雨中闖出來的“狼頭”,他們首先比拼的是狠,其次是智慧與人脈,最後才是經營能力。到現在為止,煤老闆沒有顯示出抵禦行業周期下行的能力,煤價下跌時一籌莫展,樹倒猢猻散下場慘淡。
  可嘆的是當地官場不僅沒能為市場划出底線,反而推波助瀾。9月1日《新京報》報道,一位呂梁市下轄某縣官員介紹,呂梁官員競選時找老闆借款或由老闆資助上位,即由老闆資助官員買官;而老闆遇到問題,由官員出面擺平,雙方一拍即合,監管者與被監管者異化為“好漢之間互相幫襯”的關係。
  山西煤炭市場是其他市場的縮影,一個混亂沒底線的市場對應地會生出一個混亂沒底線的官場。令人驚訝的不是煤老闆的貪婪無度,而是當地失去了的秩序與法度,讓某些官員為虎作倀。
  此前煤炭價格暴漲,使山西驟然成為財富聚集地,各色人等輪番上場上演多幕好戲。一旦行業下行,冰山浮出水面,叢林社會的內部生態暴露在外部人眼前,規則重整才有可能,否則我們將看到一俊遮百醜的現象。
  誰也不奢望市場經濟能在一夜之間成熟。面對叢林,監管者應該做的是確立底線游戲規則。中國市場發展中,政府擁有與其他市場經濟體不同的重要作用,在很大程度上成為資源分配者、游戲規則的裁判員,因此官員擁有底線意識,比什麼都重要。
  目前披露的山西官商勾結貪腐案,在某種程度上似乎讓我們看到了市場經濟中很糟糕的一部分,但對貪腐案的解讀切忌出現偏差,如果就此把矛頭直接指向市場經濟,認為是市場經濟提供了貪腐的土壤,並要求減少甚至取消民營企業,回歸到國企一統天下的計劃經濟時代,那將是異常荒謬的。不要忘記,在涉及煤老闆的大案中,不少國企也起到了轉移資產的重要作用。事實上,不僅在山西,在周濱案例中一些央企也充當過私家錢袋子的不光彩角色。
  地方政府並不是天然的腐敗區。必須承認,擁有極大的財力與權力仍能秉持公正之心,為地方利益積極進取,是對聖人的要求。任何人能抵抗誘惑的最好辦法,前期有預算,中期有監管,後期有審計與懲戒,均衡的監管力量,才能讓人不能犯罪、不敢犯罪。
  煤老闆的系列案昭示,沒有相對公平的法律,但如果沒有對權力與金錢的制衡力量,貪腐將如野火般蔓延。  (原標題:煤老闆系列案昭示監管者須確立底線規則)
創作者介紹

狗BB

sailkgjm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